烟雨老师对诗大学员习作的精彩点评(一)

向下

烟雨老师对诗大学员习作的精彩点评(一)

帖子 由 水儿 于 周一 十二月 30, 2013 4:42 am

烟雨老师对诗大学员习作的精彩点评(一)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1:26
曾有诗大同学开玩笑说,来诗大你不知道半空烟雨,没有和半空烟雨交流过,或者笑过、恨过,你就算没有来过诗大。其实,半空烟雨只是一个普通的符号,一个生病的病人。但是,对于诗大的了解和包容,自是比较丰富,对于诗词的学习和理解,也是与你一样,并无二致。来诗大,重要的是,我们在一起能够开心的学习与交流,认识更多朋友的同时,守住心中那份对古典诗词的一点爱好,仅此而已。

经过我们大家的努力,我们诗大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,虽然所作作品上不了台面,却也可以聊以***。今天,我就把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我们诗大同学的部分作品,发给大家欣赏,让大家也了解一下诗大的习作水准。顺便说一下,这些习作,已经被一家刊物看中,拟定发表。谢谢大家。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2:38
定稿009
【五绝•中秋怀远】作者:水儿(375083797)
飘渺浮云远,天涯影不双。
愿随天上月,悄倚故人窗。

【赏析】这是一首中秋怀远的小诗,虽只寥寥二十个字,情感真挚,用笔独特,把思念二字写到极至。“飘渺浮云远,天涯影不双。”这两句直接写中秋之夜赏月时的情景,毫不拖泥带水,连类似“环滁皆山也”这样的开篇都不需要。大家都知道,大文豪欧阳修有一篇《醉翁亭记》,据《朱子语类》记载的一则轶事,说欧阳修初稿上“凡数十字,末后改定,只余“环滁皆山也”五字而已。可见,我们写作一定要注意简洁,不要拖泥带水。

回到正题上来。作者在赏月时,看到天空中有飘浮的云朵,月亮在云朵中穿梭,这样的情景,是不是很容易引起我们情思来呢?要么思念故乡,要么思念远方的亲人或者朋友,甚至于也要想想自己,想想自己过去的、现在的种种,很奇怪,但又很正常,总之,情感会起起伏伏,情思会不请自来。李白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、杜甫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、张九龄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莫不是如此。那么,作者在这里想到的是什么呢?孤单。因为“故人”(见后文)不在身边,今夜“影”不成双。这里的故人是指谁,作者没有明确的交待,也不需要明确的交待。这十个字,情景交融,景中见情,仿佛作者孤零零的身影,我们也历历可见。

“愿随天上月,悄倚故人窗。”这两句一转一合,就将作者心中的想法全写出来了。这个想法,就是前面交待的那个思念故人的心情。又只有十个字,却写得别出心裁,但又合乎情理。不是说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么?好,我在月光下,故人也应该在月光下,如若故人在屋子里,那么,我愿意跟随着那一缕清辉,悄悄的去到故人的窗前,看看他在做什么,也可了却我一番思念之情。非常简单的一个情感,作者却抓住了“天涯共此时”这个点,能够想到、“利用”月光之便利,来达到看望故人的目的,可以说是非常精妙、奇巧的。

可见,能否写好一首诗,字多字少不是问题,题目是新是旧也不是问题,关键是,我们要怎样才能做到别具一格?这个是需要我们动脑筋思考的。人说“见人之所常见,言人之所未言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(文/半空2013-09-24)
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3:39
定稿020
【生查子•春愁】作者:翠岭(258525711)
漠漠绿春阴,淡淡风花影。芳树鸟啼闲,唤起思无定。
徙倚不堪惊,寂寂庭前冷。丝柳织新愁,无那谁知省。

【注释】①漠漠:密布、茂盛貌。汉•枚乘《柳赋》:“阶草漠漠,白日迟迟。” ②“芳树”句:宋•赵师侠《生查子》“啼鸟一声闲, 唤起情无奈。”③徙倚:犹徘徊。《楚辞•远游》:“步徙倚而遥思兮,怊惝怳而乖怀。”④无那:犹无奈。

【赏析】这是一首思春词。上阙作者采取常用手法,以景起兴。起句“漠漠绿春阴,淡淡风花影。”描写眼中景,由近及远。近处,是一片茂盛的春草或郁郁葱葱的园林,稍远处,隐隐约约还有微风吹着花儿。为什么说是隐隐约约呢?因为作者根本就是心不在焉的。且看下句:“芳树鸟啼闲,唤起思无定。”——就是树上鸟儿的叫声,弄得我思绪不定,很不耐烦,所以,自然就看不真“风花影”了。这二句,作者用“鸟啼闲”和自己的“思无定”作对比,愈加的说明自己心绪不宁,并且,这种“思无定”,还是鸟儿给“唤起”的,如果没有鸟儿的“闲啼”,就唤不起我的思绪来,移情自然、巧妙,走笔空灵、形象。

下阙“徙倚不堪惊,寂寂庭前冷。”描写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徘徊,为什么呢?因为有心事。这里是紧接着上阙的意象,顺势将“芳树鸟啼闲,唤起思无定”作了一个合理的诠释和情感递进。正是因为有心事,所以才不堪被惊扰。这里的惊扰源,包括啼鸟。啼鸟愈“闲”,“我”愈加“思无定”,愈加“不堪惊”。作者作出这样的处理,文脉合乎情理不说,又将景与情交融在一起了。煞尾句:“丝柳织新愁,无那谁知省。” 庭院里低垂的柳枝在风中摇摆着,仿佛也同主人一样,在编织着愁丝。而且,这个愁丝,还没有人知道、还没有人理解,这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啊!作者不说自己有愁,而是借柳说愁,柳能织愁么?自然不能,这里,作者用了借代修辞技巧,将自己的愁思作了一个含蓄、委婉的表达。另外,这里的“谁”字是双关语,可以指别人,也可以指“我”的那个“谁”,作者不明说,言到意到,戛然而止。

这首词,作者用笔自然,结构紧凑,读后又有余味,略得宋词之妙。(文/半空2013-10-06)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5:00
定稿035
【念奴娇】作者:半空烟雨(527621849)
余每每往返于工厂宿舍之间,必途经一人工圆池。池径仅二丈,中置假山,环者皆睡莲,高低错落,浓密乖张。适雨霁,先开一枝,但见素靥红酣,娇羞可爱。余不禁为之逗留,乃手机摄影记之。傍晚重寻,然不知已被何人折去,只留得一片狼藉。余深感怅惘,因为之句。兼自伤也。

偏居一角,有田田几许,吹凉清碧。或是尘缘情未尽,窥发一枝飘逸。素靥含羞,红衣沾露,勾得多情客。多情渐远,哪堪朝夕狼藉。
都说洁本莲心,侬犹淡泊,到底何人嫉?薄命由来天注定,可有知心相识?纵有人知,知之而已,无有遗山笔。诗人老去,此生难再消息。

【注释】①洁本莲心:最洁净的本是莲心,借指心似莲花般洁净。周敦颐《爱莲说》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②遗山:即元好问,号遗山,有词作《迈陂塘•问莲根、有丝多少》名篇传世。

【赏析】从词题小序中可知,作者因为一朵莲花被人无端折去的小事情,由彼及此,进而伤感自己的处境,写下这篇稿子。原来,在作者工作和住宿的宿舍之间,每天上下班的途中,有一个人工建造的小池子,小池子中间有个小假山,四周种植了一些睡莲。某一天早上,正值雨后初睛,其中就先开了一朵莲花,非常好看,作者就“多情”的留意了一下,并用手机照了照片。然而傍晚下班回来,只看到那里一片狼藉,莲花不知已被哪个人折去了,作者一下子感到莫明其妙的惆怅,联想到莲花的命运,与自己何其相似,于是写下此词。

上阙描写莲花的“出生”地、“出生”的原因,然后描写“她”美丽的样子,以及引起作者这个“多情客”的注意,最后等到“多情客”再来时,莲花已经“不在”了,剩下的,只有现场一片狼藉,可怜“她”仅一朝一夕的时间,细细想来,“多情客”心理哪里能够忍受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呢。这里,如果把这朵命运不济的莲花,视作一个人,“多情客”视作伯乐或一个好的工作环境,当伯乐或这个好的工作环境不在了、抛弃了这个人,这个人会是什么样子呢?

下阙,作者根据上阙这个意象或者事件,对世上一些无情的人事进行了口诛笔伐,或为这朵薄命的莲花(或自己)作出声泪俱下、撕心裂肺般的控诉:不是说莲花是出淤泥而不染、濯清涟而不妖、中通外直的吗?而且“我”自生长在这个偏僻的小地方,本来就已经很低调很淡泊了,还有谁嫉妒啊?“自古红颜多薄命”,这又是为什么呢?如果说“我”是受人嫉妒而死,可又有谁可怜“我”、知道“我”呢?“我”这颗受伤的心有谁能够真正明白?即便有如今上早上那个“多情客”一样的人知道,他也只不过是知道而已,又能怎么样呢?一样改变不了我的命运啊,他又不能像诗人元好问那样写一篇《迈陂塘•问莲根、有丝多少》的诗文来让世人知道我、可怜我!何况,元好问已经千古,“我”这一辈子恐怕再也没有机会遇到如元好问那样的诗人了,从此世上将再无我的一切消息或故事……。

作者这一番摧人泪下的控诉,仿散文笔法,与蕙风词《苏武慢•寒夜闻角》“凭作出、百绪凄凉,凄凉唯有、花冷月闲庭院。珠帘绣幕,可有人听?听也可曾肠断”相近的笔风,只不过故意做作。也有读者读到“薄命由来天注定,可有知心相识?纵有人知,知之而已,无有遗山笔”这两句时,泪已无声流下,颇令之伤感。全词之所以能够引起读者共鸣,无他,类似事件,世上时时都在上演,是做作也罢,是常情也罢。再者,这首词作,用笔浅显易懂,又“略婉至耳”。(文/半空2013-10-26)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6:31
定稿036
【念奴娇•悼亡夫】作者:绿柳(2665616938)
别来六载,更春花秋月,一般寒暑。都做浮云留不住,徒剩一抔黄土。暮暮朝朝,零零碎碎,偏向灯前聚。一灯如豆,照明前事几许?
最恨绿水青山,和风丽日,携子平芜处。纵有冥钱能贿鬼,荒冢只余卿住。天欲无情,奈何生汝?生汝何生妒!缘生缘灭,来生还续元侣。

【注释】①平芜:草木丛生的平旷原野,这里借指坟茔所在的地方。②元侣:原配夫妻。元,通原,侣,伴侣,借指夫妻。

【赏析】这是一首悼亡词。作者题“悼亡夫”,从词中内容可知,其夫已作古六年,在这六年里,作者几乎无日不在思念与煎熬中度过,可见其当初夫妻二人感情之深。

上阙,作者以话家常的方式,将亡夫故去、除了那一抔黄土什么也没有留下的现实,和“我”这几年是怎么坚苦的熬过来的事情作了一个叙述。然后时常在夜里想起前夫在世之日种种。本来是不想去想的,却偏偏要想,想又想不全,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断。下阙,过片写每年的清明节扫墓之事,虽然年年为“卿”烧得些纸钱,但烧的再多,也不过还是荒郊野外一孤冢。煞尾,作者就此事进行了一番“控诉”:如果说老天爷无情无义,怎么又生了夫君“你”?既然生了“你”,为何又要生妒忌呢?老天爷啊,您这个妒忌不生不要紧,一生就把“我”的夫君给生生的“抢”了去,您要“我”怎能不恨!最后,作者的笔墨回归平静,明白缘份这个东西,说生就生,说灭就灭,只有寄希望于来生,“我”还能和“我”的夫君再续情缘。

不必讳言,这是愚一师侄辈的手稿。愚最早拿到这篇稿子时,觉得还不错,就试着改了几字,如上阙第二句之“更”、第八句之“偏”,下阙第四句之“纵有”等,然后对一些句子稍加进行润色,毕,立即拿给作者并愚好友塞北长风等品评。好友塞北长风兄初看到此词,“立时精神一振”,有“好久未读到过如此佳作”之叹,并花时间精心写了一个评析,其中有“……其心苦矣,其情专矣,由此可见一斑。”、“生前的酸甜苦辣,为家庭、为个人的奋斗、奔波,一切都随之而去,一丝儿不留,留在世上的仅一抔黄土。……‘徒剩’二字,包含了作者多少的无奈和枉然!”、“……每每到了夜晚,本想睡个好觉,恢复一下精神、体力,那些往事却偏偏一股脑儿全涌了出来,更增加了断肠情感的抒发。读到此句时,和读易安‘如今憔悴,云鬟雪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’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,……一般的凄苦,一般的伤绝,一般的揪心!”、“作者于此际亦是仰天长叹:‘天欲无情,奈何生汝?生汝何生妒!’一腔的悲愤,质问苍天,欲哭无泪,欲死还休,把整首词推上了又一层境界,达到了巅峰”等评述,最后,“于作者再索此稿,又读几遍……”可见,此稿已将其折服,同时,也有人言,此稿与其评析可称双璧。

而后,作者将此稿在网络聊天群及诗词论坛相继发表,得到诸多好评,当然也有很多诟病,其中颇具有代表性的,试摘一二于后:“有情如此,有辞如此,真令人含泪读罢,不知如何慨叹!哀也?幸也?!”(六楼旧主);“网上词作,多半用字陈腐不堪。而这首词,全篇无一陈字,情郁久而勃发,得来全是心中语,亦入他人情衷。……至于‘更’与‘任’之争,我个人觉得此字可不改。‘更’改‘任’,便与其后的‘一般’意近,而‘更’,则不仅时光倏忽,且诸物事于‘我’已近麻木。此作上片以为尤佳,下片自然也好,只是结末已怨而近于怒,虽则出于衷里,终不似上片和下片前半寓泪于言外,不仅感人且让人忍不住诵之再三……”(羊之羽);“诗词贵在情真意切。用字固重要,然情出肺腑,也无须字斟句酌过于刻意,过于刻意反伤情真。……此阕真得诗词要义,感人至深。”(无弦斋主);“就词格来说,很平常,当然,打动人心的是那份思念与苦楚,人生最大的痛苦,除了‘子欲孝而亲不在’外,当然还有‘并颈鸳鸯失伴飞’,因此能引人共鸣。”(柳不黄)综上所述,愚也坚持以为,只要所作能引人共鸣,又为何不能称之为好东西呢?(文/半空2013-10-26)

评阅部长烟雨(527621849) 9:28:00
定稿049
【青玉案•题沧浪水洗沧浪味】作者:依然从容(564106173)
一枝斜照天涯水。莫可觅、凌云意。欲向江湖飘一苇。因何得意?因何失意?谁叹西风起?
鬓霜浅淡青霞志。钓台路、尘生履。竹杖不追千里骥。闲为其理。闲为妙理。笑看浮云逝。

【注释】①“一枝”句:周邦彦《花犯•咏梅》“但梦想、一枝潇洒、黄昏斜照水。” ②一苇:一根芦苇,喻渺小。《诗经•卫风•河广》“谁谓河广?一苇杭之。” ③“谁叹”句:《世说新语•识鉴》“张季鹰辟齐王东曹掾,在洛,见秋风起,因思吴中菰菜羹、鲈鱼脍,曰:‘人生贵得适意尔,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?’遂命驾便归。④青霞志:喻高远的志趣,常借指隐士生涯。苏轼《送曹辅赴闽漕》诗“常恐青霞志,坐随白发阑。” ⑤尘生履:“履生尘”的倒装。⑥“竹杖”句:苏轼《定风波》“竹杖芒鞋轻胜马。”

【赏析】这首词作,作者以题“沧浪水洗沧浪味”,来表达自己对人生的感悟。首先,我们知道,沧浪,借指江河。《楚辞•渔父》有云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意思是说,沧浪之水如果清澈,可以用来洗我的冠缨,沧浪之水如果浑浊,可以用来洗我的脚。我们不能一味的埋怨这个沧浪的水不干净了、又浑浊了,我们只能尽可能地适应这个水的变化。换言之,沧浪之水,也就是世道人心。《楚辞》为什么有“濯缨”与“濯足”之说呢?我们要知道,古人是很在乎自己头上所戴之冠的。《幼学故事琼林•衣服》中就有“冠称元服,衣曰身章”和“曰弁、曰冔、曰冕,皆冠之号”的话,可见,头上戴的冠,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,清洗时必须要用清澈的水,不能随随便便。那么,沧浪味又是什么意思呢?沧浪味,简言之,就是人生况味。

本词上阙起句“一枝斜照天涯水”,隐括周邦彦的咏梅句,以景起兴,同时切题“沧浪水”。然后用“莫可觅、凌云意”来委婉的道出自己当初的凌云壮志,如今已然不再。凌云意,即崇高的志向,可惜找不到了,出现在自己眼前的、印记在自己脑海里的,除了黄昏那一枝斜照在水中的梅花,好象什么都没有了,已经被残酷的人生况味所替代。“欲向江湖飘一苇”,原来打算闯荡江湖,做出一番事业,然而,“因何得意?因何失意?谁叹西风起?”又接连三个问句,直问的人哑口无言!人生一世,有得必有失。纵然一朝有所成就,又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得意忘形的呢?纵然一时失败,又有什么是值得我们气馁、颓丧的呢?君不见,张季鹰有云“人生贵得适意尔” 乎?——作者在这里,狠狠的“洗”了一遍“沧浪味”,不亦快哉!

下阙过片:“鬓霜浅淡青霞志。钓台路、尘生履。”描写作者自己如今现状。“鬓霜浅淡”,说明岁月不饶人,年龄已到了某个点上,两鬓开始生长或浅或淡的白头发了。“青霞志”,说明作者志趣变了,心境淡泊了,甚至还想到了隐士生活。什么样的隐士生活是令人向往的呢?“钓台路、尘生履。”在富春山畔,“我携一樽酒,独上江渚石。自从天地开,更长几千尺。举杯向天笑,天回日西照。永愿坐此石,长垂严陵钓。……”做一个孤直,高洁,率性,简单的人多好。果如此,纵然“履上生尘”,又有何妨?接下来,作者继续化用典故,“竹杖不追千里骥。”这里的“不追”,意思是说不羡慕,仿苏东坡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句意,从容、豁达、超然! 煞尾:“闲为其理。闲为妙理。笑看浮云逝。”这里是说,当我们闲下来的时候,可以“为其理”、“为妙理”。“理”,理学,也可以说是中国古人的一种博大精深的哲学。什么样的哲学内容呢?《菜根谭》中有一联云:“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”寥寥数语,却对人生、对事物、对名利作出了得之不喜、失之不忧、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的诠释,让我们心境平和、淡泊自然。作者的“笑看浮云逝”,与之异曲同工,这五个字,放大了我们的眼光,其寓意是说,不可与他人一般见识,云卷云舒,即能屈能伸,表达了一种旷达与风流。

作者在词中列举了大量典故,却并不显得累赘,或明用,或暗用,或化用,灵活多样,不但诠释了怎样用“沧浪之水洗去沧浪之味”,还帮助我们怎样了解自己、定位自己,不可不谓用心良苦。本词采用张炎体《青玉案》,双调六十六字,前后阙各六句,五仄韵,一叠韵,格律严谨,也可见作者心思之缜密。(文/半空)
avatar
水儿

帖子数 : 187
注册日期 : 13-06-15
地点 : 中国鞍山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烟雨老师对诗大学员习作的精彩点评(一)

帖子 由 读书郎 于 周六 一月 11, 2014 4:29 pm

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读书郎

帖子数 : 17
注册日期 : 13-09-13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